门头是古建筑上拆旧迎新时留下的青石砌筑的老石门,它用料严实,型制简朴雕刻粗犷,历经数百年而没有破损,宛若一部另人回味无穷的古老史书。从它延伸到门厅形成一个深巷,桃源般远离尘世的意境不但给人一种清幽静谧之舒适感,更添一份宁静,也是商人对旧日城市面貌的一份永久记忆。
     前厅吧台上原始粗糙的古石板夹缝中有些青苔安静的生长着,叠印出岁月的沧桑与时光的醇厚 。仿佛穿插在街巷幽深而弯曲村子里的羊肠小路,此刻只愿迷醉在怀旧而古老的村落中......
透光轻薄的铁丝网作为隔断,形成了云若轻纱的景象。烟云虚实了典雅的水墨精神,生命的脉息碰撞在山岩上回响,松影摇曳在山间与浮云迷雾之间,渐隐渐显,或浓或淡,无拘无束的流线化为迷离晕渗的墨痕,成就了“大象无形”的心象。
   “三五步,行遍天下”老徽州园林曾也受苏杭园林之风的影响,将山川湖泊的景色微缩于园中,透过一道门一扇窗,探索一个个历史的经典。每一个精心的雕琢都寓意着美好的传说。步步入境,处处如画,宛若每一处布景都有一个神秘迷人的故事。
   漏窗本身是景,窗内窗外之景又互为借用透过漏窗,或隐约可见,或明朗入目。
   窗花的图案花纹构作变换多端,然而本案中设计师大胆将它放大化身为水泥管道,使墙体增添了无尽的生气和变幻感,它也形成了独具特色的立体的画面。